EssayBang

为您留学生活排忧解难

代写essay-assignment-留学生论文网课代上代修-EssayBang

在美国写essay,大学生变得越来越像工人!

当我们想起校园中的劳工运动时,根本不会把大学生们当成劳动者。

随着美国写essay和全世界学生不断关注劳资关系,大学生越来越成为设备管理员、临时教员等大学劳工的坚定盟友。然而,大学生自己本身就是被剥削的劳工团体,这一事实或许在某些人看来有些言过其实。

但是随着学费不断上涨,教育基金快速减少,工资收入对大学生而言变得愈发重要。从美国写essay全国来看,五分之四的大学生都会做兼职来帮助支付自己的学费和其他费用。联邦政府的勤工助学项目、各种学生就业项目或其他校外工作和带薪实习是支撑学生学习、生计甚至是他们家庭的关键所在。

工作已经成了现代学生的重中之重,全国范围内公立和私立高等院校的大学生们,也已经开始采用遭受剥削的劳工们的一贯做法了:工会运动、占领工作场所、实行罢工以及示威游行,迫使校园管理者出现在谈判桌上,并且在工资、职业培训、安全标准、赔付工资和其他日常工作中的权利方面取得了切实的成果。

近来,美国写essay大学assignment代写生劳工组织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爆炸式增长。而最近一些对劳工运动的研究显示,当大学生劳动者明白自己在大学政治经济体系中的阶级立场,并围绕这种立场有效地组织起来时,他们就能获得胜利。

’没有公正就没有披萨’(’#NoJusticeNoPizza’)

过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大学生劳工被排除在工会之外,且不受许多校园劳动保护法的保障。除了体力劳动之外,一些特定的全职雇员以及非学术性学生工,也不包含在加州大学系统的 15 美元最低工资范围内。随着学费不断上涨以及学生贷款增加,有些学生甚至面临着无家可归的窘境,这一形势必将达到临界点。

2017 年 3 月,学生劳工在加州大学比克利分校餐厅中表示,要开展一项运动来组织应对’学生劳工每天在‘世界顶尖公立大学’工作时需要面对的问题——不安全的工作条件、薪酬低廉、骚扰和赤裸裸的剥削等等。’

低薪和克扣工资屡见不鲜,很快便成为了热点问题。不到一个月,新成立的学生劳工联合会(UWU)的成员们便占领了校园内的一家咖啡馆,呼吁更高的工资,以及要求雇主 Cal Dining 餐厅支付他们被克扣的 60,000 多美元工资。这场占领活动持续了五个小时之久,使得该咖啡馆当天其他时间内都无法继续营业。据学生劳工联合会网站估计,Cal Dining 餐厅损失了将近 30,000 美元。

接下来几个星期,学生劳工们表示’要么餐厅付我们薪水,要么我们让你关门’,并且在学校餐厅换班最忙的时段进行了七次罢工。在标牌、横幅和社交媒体上,他们还使用了’没有公正就没有披萨’等口号和话题标签。

占领活动和罢工之后,25 名大学生劳工被餐厅解除了雇佣关系。但他们并没有因此就打退堂鼓,学生劳工联合会及其支持者们组织了游行,并与餐厅的执行主任对峙。

到 7 月初,学生劳工联合会宣布他们已经让遭到解雇的劳工重新获得了雇佣,并且争取到了 15 分钟的休息时间和切实的职业培训。被克扣的工资也有可能得到支付。随着下半学期的临近,大学生劳工联合会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为争取赔付工资、基本生活工资和更多权益继续奋战的准备。

’发出我们需要的呼声’

对无法预计的时间安排和低薪感到厌倦之后,受雇与芝加哥大学图书馆的学生们在 2016 年 11 月开始探讨成立工会的可能性。他们寒假一结束,重新回到学校就组建了一个核心团体,开始建立支援体系,并得到了由大学生和研究生伙伴签字的授权卡。

在整个活动中,芝加哥大学图书馆学生雇员联合会着重强调了低薪和乱糟糟的时间安排如何影响了他们的学习。在《Chicago Maroon》一篇评论文章中,在图书馆工作的芝加哥大学大二学生 Katie McPolin 描述了自己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才能勉强完成任务,并且需要努力适应突然的时间变更。

尽管大学生雇员联合会得到了来自学生团体和其他校园劳工的支持,但该大学开始请求市政介入,并将这些声明定义为’造谣中伤’。作为回应,该联合会与其他图书馆学生工作者举办了他们自己的活动。五月时,他们与研究生联合会(Graduate Students United)一起在学校内举行集会,以此来对抗芝加哥大学的反工会运动。

之后,芝加哥大学试图将成立工会的投票推迟到 2017 年下半学期。他们认为,这一投票恰好在期末考试期间,将会对学生的学习能力产生影响(出于某种原因,学校管理部门毫不关心期末考试期间的工作对学生的学习产生的影响)。

最后,芝加哥大学受雇于图书馆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在 2017 年 6 月以压倒性的票数投票加入工会。但大学并不信任图书馆学生工的投票。随着大多数投支持票的学生工都加入了工会,现在芝加哥大学很可能面临着与学生雇员联合会商谈的法律义务。

打造学生和劳工力量

这些故事不是互不相关的例子。2016 年,美国写essay学生反对剥削学生工作者组委会(USASSWOC)发起了一场全国运动,要求给所有校园工作者提供 15 美元的最低工资,其中包括大学生劳工。从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到哥伦比亚大学,他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胜利。此外,给实习生付薪(Pay Our Interns)等组织,最近也带头开始揭发对无薪实习生的剥削以及将工人阶级背景的学生有计划地排除在许多实习机会之外的做法。

这些进步将会改变学生组织的意义。与议题取向的动员活动或阅读小组不同的是,学生们能够也应该以自己劳动者的双重身份为基础创立组织。高等教育的公司化改革需要建立实权以及采取集体行动,而工会是其中关键的一环。

然而,单凭学生的积极行动主义,还远远不足以重建这些组织。劳工运动和学生劳工中新兴的组织创建的努力,能够反映出阶级意识在学生和年轻人中更为广阔的发展。调查资料显示,千禧一代更倾向于把自己当成工人阶层,以至于伯尼·桑德斯和杰里米·科尔宾等候选人在年轻人中大受欢迎。

通过在校园中进行这些斗争,大学生劳动者们也在获取宝贵的组织技巧、学习一些远不止应用于学校工作的重要经验教训。在美国写essay,对工会成员身份的理解主要来源于父母或祖父母的记忆。而今天,不妨想象一下这些大学生劳动者们带着从斗争中获取的一手经验和知识,能在毕业后的工作里做些什么。

编辑团队由海归留学生,英语专八毕业生及相关专业写手组成,旨在为您提供高品质的代写服务。

在线客服
EssayBang

代写essay-assignment-留学生论文网课代上代修-EssayBang

在美国写essay,大学生变得越来越像工人!

当我们想起校园中的劳工运动时,根本不会把大学生们当成劳动者。

随着美国写essay和全世界学生不断关注劳资关系,大学生越来越成为设备管理员、临时教员等大学劳工的坚定盟友。然而,大学生自己本身就是被剥削的劳工团体,这一事实或许在某些人看来有些言过其实。

但是随着学费不断上涨,教育基金快速减少,工资收入对大学生而言变得愈发重要。从美国写essay全国来看,五分之四的大学生都会做兼职来帮助支付自己的学费和其他费用。联邦政府的勤工助学项目、各种学生就业项目或其他校外工作和带薪实习是支撑学生学习、生计甚至是他们家庭的关键所在。

工作已经成了现代学生的重中之重,全国范围内公立和私立高等院校的大学生们,也已经开始采用遭受剥削的劳工们的一贯做法了:工会运动、占领工作场所、实行罢工以及示威游行,迫使校园管理者出现在谈判桌上,并且在工资、职业培训、安全标准、赔付工资和其他日常工作中的权利方面取得了切实的成果。

近来,美国写essay大学assignment代写生劳工组织呈现了前所未有的爆炸式增长。而最近一些对劳工运动的研究显示,当大学生劳动者明白自己在大学政治经济体系中的阶级立场,并围绕这种立场有效地组织起来时,他们就能获得胜利。

’没有公正就没有披萨’(’#NoJusticeNoPizza’)

过去,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大学生劳工被排除在工会之外,且不受许多校园劳动保护法的保障。除了体力劳动之外,一些特定的全职雇员以及非学术性学生工,也不包含在加州大学系统的 15 美元最低工资范围内。随着学费不断上涨以及学生贷款增加,有些学生甚至面临着无家可归的窘境,这一形势必将达到临界点。

2017 年 3 月,学生劳工在加州大学比克利分校餐厅中表示,要开展一项运动来组织应对’学生劳工每天在‘世界顶尖公立大学’工作时需要面对的问题——不安全的工作条件、薪酬低廉、骚扰和赤裸裸的剥削等等。’

低薪和克扣工资屡见不鲜,很快便成为了热点问题。不到一个月,新成立的学生劳工联合会(UWU)的成员们便占领了校园内的一家咖啡馆,呼吁更高的工资,以及要求雇主 Cal Dining 餐厅支付他们被克扣的 60,000 多美元工资。这场占领活动持续了五个小时之久,使得该咖啡馆当天其他时间内都无法继续营业。据学生劳工联合会网站估计,Cal Dining 餐厅损失了将近 30,000 美元。

接下来几个星期,学生劳工们表示’要么餐厅付我们薪水,要么我们让你关门’,并且在学校餐厅换班最忙的时段进行了七次罢工。在标牌、横幅和社交媒体上,他们还使用了’没有公正就没有披萨’等口号和话题标签。

占领活动和罢工之后,25 名大学生劳工被餐厅解除了雇佣关系。但他们并没有因此就打退堂鼓,学生劳工联合会及其支持者们组织了游行,并与餐厅的执行主任对峙。

到 7 月初,学生劳工联合会宣布他们已经让遭到解雇的劳工重新获得了雇佣,并且争取到了 15 分钟的休息时间和切实的职业培训。被克扣的工资也有可能得到支付。随着下半学期的临近,大学生劳工联合会表示他们已经做好了为争取赔付工资、基本生活工资和更多权益继续奋战的准备。

’发出我们需要的呼声’

对无法预计的时间安排和低薪感到厌倦之后,受雇与芝加哥大学图书馆的学生们在 2016 年 11 月开始探讨成立工会的可能性。他们寒假一结束,重新回到学校就组建了一个核心团体,开始建立支援体系,并得到了由大学生和研究生伙伴签字的授权卡。

在整个活动中,芝加哥大学图书馆学生雇员联合会着重强调了低薪和乱糟糟的时间安排如何影响了他们的学习。在《Chicago Maroon》一篇评论文章中,在图书馆工作的芝加哥大学大二学生 Katie McPolin 描述了自己需要花费额外的时间才能勉强完成任务,并且需要努力适应突然的时间变更。

尽管大学生雇员联合会得到了来自学生团体和其他校园劳工的支持,但该大学开始请求市政介入,并将这些声明定义为’造谣中伤’。作为回应,该联合会与其他图书馆学生工作者举办了他们自己的活动。五月时,他们与研究生联合会(Graduate Students United)一起在学校内举行集会,以此来对抗芝加哥大学的反工会运动。

之后,芝加哥大学试图将成立工会的投票推迟到 2017 年下半学期。他们认为,这一投票恰好在期末考试期间,将会对学生的学习能力产生影响(出于某种原因,学校管理部门毫不关心期末考试期间的工作对学生的学习产生的影响)。

最后,芝加哥大学受雇于图书馆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在 2017 年 6 月以压倒性的票数投票加入工会。但大学并不信任图书馆学生工的投票。随着大多数投支持票的学生工都加入了工会,现在芝加哥大学很可能面临着与学生雇员联合会商谈的法律义务。

打造学生和劳工力量

这些故事不是互不相关的例子。2016 年,美国写essay学生反对剥削学生工作者组委会(USASSWOC)发起了一场全国运动,要求给所有校园工作者提供 15 美元的最低工资,其中包括大学生劳工。从华盛顿大学西雅图分校到哥伦比亚大学,他们已经取得了一些胜利。此外,给实习生付薪(Pay Our Interns)等组织,最近也带头开始揭发对无薪实习生的剥削以及将工人阶级背景的学生有计划地排除在许多实习机会之外的做法。

这些进步将会改变学生组织的意义。与议题取向的动员活动或阅读小组不同的是,学生们能够也应该以自己劳动者的双重身份为基础创立组织。高等教育的公司化改革需要建立实权以及采取集体行动,而工会是其中关键的一环。

然而,单凭学生的积极行动主义,还远远不足以重建这些组织。劳工运动和学生劳工中新兴的组织创建的努力,能够反映出阶级意识在学生和年轻人中更为广阔的发展。调查资料显示,千禧一代更倾向于把自己当成工人阶层,以至于伯尼·桑德斯和杰里米·科尔宾等候选人在年轻人中大受欢迎。

通过在校园中进行这些斗争,大学生劳动者们也在获取宝贵的组织技巧、学习一些远不止应用于学校工作的重要经验教训。在美国写essay,对工会成员身份的理解主要来源于父母或祖父母的记忆。而今天,不妨想象一下这些大学生劳动者们带着从斗争中获取的一手经验和知识,能在毕业后的工作里做些什么。

编辑团队由海归留学生,英语专八毕业生及相关专业写手组成,旨在为您提供高品质的代写服务。

在线客服